印刷行当兴起后

在印刷业激起新型民族主义的同时,它也带来社会意识的转变。印刷业兴起后,讲道坛的角色逐渐被其他东西所取代。先是16、17
世纪的每月公报和小册子,最后发展成期刊和报纸。

图片 1

《谷登堡圣经》首页,欧洲首批活字印刷品,由同名人谷登堡于1454年到1455年在德意志美因兹印刷。

印刷术对欧洲宗教的贡献。

在新教盛行之时,罗马天主教会同样会充分利用印刷业。印刷术出现之前,整个基督教世界的牧师群体在做弥撒时只能依赖经常出现错误的手抄版祈祷词。但是,印刷业发展后出现的新版本统一了文字和仪式,从而将各地天主教徒听到的祈祷词、参加的仪式等诸方面都进行了统一。

对制度已经较完备的教会来说,另外一个优点是仪式规定的统一可以防止礼拜仪式遭到一些恶意的改变。其他一些重要的神学作品,如13世纪圣托马斯·阿奎那所着的基督教信条也在印刷业的帮助下因传播方便而再次兴起。随着牧师和普通信徒都可以颂读祈祷词,之前仅限于局部范围普通信徒的祷告运动的规模开始渐渐扩大。

印刷术促进欧洲社会“世俗化”

然而,无论具体信仰的是什么,印刷业在宗教方面总是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早期在古登堡十字军东征中对抗“不识字的土耳其人”的过程中,印刷品起到了重要作用,并广受赞誉,一个世纪后,英国新教改革运动活动家兼16
世纪脍炙人口的《殉道者》一书的作者约翰·
福克斯这样写道:“主不再使用刀剑去征服他那地位显要的敌人了,他现在的武器是写字、读字和印字。”无论是罗马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无论是识字的人还是不识字的人,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新教改革的副产品以及印刷业的发展彻底改变了欧洲人民看待国家、教会、城市和家庭的方式。我们已经太习惯于看到一副惟妙惟肖的公众人物肖像,以至于我们没有意识到能够看到一个国家的“肖像”有多么不易。当然,国家统治者的肖像通常都会被刻在硬币上,但是很可能正是由于印刷业清晰干脆的信息传递方式,才出现了“名人”的概念以及以君主为代表的民族气质。

在印刷业激起新型民族主义的同时,它也带来社会意识的转变。教区教堂一直以来均扮演着市镇居民社交和政治活动中心的角色,消息从讲道坛上传下来,再经由亲朋好友的耳听口述互相传播。印刷业兴起后,讲道坛的角色逐渐被其他东西所取代。先是16、17
世纪的每月公报和小册子,最后发展成期刊和报纸。到了19
世纪时,人们在星期天早上只需待在家里就可以从报纸上获知所有例如谁家生孩子了,谁家某某去世了以及政治事件等其他方面的讯息。

图片 2

《通告报》扉页,欧洲已知最早的报纸,由约翰·卡洛勒斯在德意志莱茵印刷出版。

印刷术使欧洲社会分散成小单元

除了促成“世俗化”社会的形成,那些公报、小册子、期刊和报纸也使人们以另一种方式参与政治。从前人们必须参加集会才能听到公众演说,现在人们分散在不同地方,利用各自都方便的时候读到内容相同的报道。由此,曾经以教堂和家庭为单位的社区范围日益扩大。人们可以对远离自己所在地区的人进行声援。人们不必亲身到场体验公民活动和公共活动;他们可以在事后读报了解相关情况,或者甚至通过购买纪念报纸和物品来间接获得活动感受。

我们可以用一个很小的例子来描述这种分散型听众和其所处的社会。例如在一间教室里,当学生不必非得坐在教授跟前才能听讲学习时,学生们就会分散到各处其他地方了。然而即使学生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每名学生的阅读行为也并非总是步调一致的。当学生们自行默读讲义时,由于他们阅读的速度不尽相同,所以他们所接收信息的时间也不是不同的。当教授让学生把注意力转回教室前方的讲台,步调不一的学生再次被统一起来。历史学家伊丽莎白·
爱森斯坦在她关于印刷业造成的诸影响所进行的重要研究中指出:“社会由分散的小单元组成,换句话说就是个人要先于集体,这种说法相比听者大众来说更适用于读者大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