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来源于中大孙日新记忆卫生站的援疆医务卫生职员,【新华社】9名圣地亚哥白衣战士5年来前后相继赴巴音郭楞蒙古医疗援疆

金沙6166官网登录 1

【南方日报】广东援藏医生完成世界海拔最高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高原上“盛开”一对姐妹花

广州向西北,飞行5000多公里,可以到达中国的“西极”——— 喀什。
作为华南地区的医疗中心,广州医疗资源密集,医疗水平在全国举足轻重。而整个南疆地区,目前仅有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这一唯一的三甲医院。
5年来,9名常驻专家医生穿越大半个中国,将医疗资源从南粤大地辐射到南疆大地,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和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串联在一起。
“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援疆,我会后悔一辈子。”援疆专家李国照说。
从零开始 重建急诊科
2014年的一天,喀什巴楚县一辆大巴车在车祸后发生了火灾,近10名伤员都被送往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喀地一院”),“平时最多一下来三四个,急诊流程一下子崩溃了。医生多,都很忙,场面很乱。”喀地一院急诊科主治医师阿布都克尤木·吾买尔回忆。随即,急诊科主任余涛紧急按“红黄蓝黑”四色,带领科室进行伤检分类,理顺流程,厘清轻重缓急,一切变得有序。
时间倒流到几个月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急诊科党支部书记、副主任余涛参加广东省卫计委重点专科建设专家“组团式”柔性援疆计划,被派往喀什,挂职担任喀地一院急诊医学科学科带头人。
“值班房、诊室、抢救室,都在一间50平米的小屋子里搞定。”到喀什的第一天,余涛感到“震惊”,喀地一院急诊装备简陋,它只是“中转站”,病人送来后马上分诊,不具备紧急处理病人的能力,“相当于没有急诊的功能”。
这与喀地一院的地位并不相符。它是南疆区域医疗中心,急诊是被检验的第一环。
喀地一院院长邹小广和副院长张健给余涛委以重任:重建急诊,建立学科体系。这并不简单。协助余涛的只有两名分别从普通外科、ICU抽调的骨干,场地全无,科室如一张亟待绘制的白纸,一切从零开始。
首要的任务是新建急诊的“医疗区”,余涛充当起了“工程师”的角色,每天呆在工地里,看图纸,监控流程,呆到半夜也是常事。“不同办公室的功能、分布,需要什么设备,都要负责。”
场地建设几近完成。新成立的急诊科,医护人员都从各科室抽调“拼凑”而来,余涛把大家汇聚在一起,做了一次大扫除。“这是我们自己的家园,要让大家有认同感。”
科室开张前一周,余涛和其他医生密集地进行急诊科医护人员岗前培训。他也重新全面制定了急诊核心制度16项,护理工作制度37项,规范急救流程24项。
7月26日,一头烤全羊招待邀请的各科医生来参观,科室终于开张。重组而成的急诊医学科场地数倍增加,形成了集120院前急救、120急救远程调度、院内四级分诊等一体化的急救体系。从无到有建立急诊体系,一切步入正轨。
“非常严格、非常好”,这是喀地一院急诊科副主任李晓莉对余涛的评价。“问题回答不上来会被骂,骂完乖乖回去看书。但他跟我们的感情不一般,像长者,像亲人。”在2014年全疆第一届急救技能大赛中,喀地一院获第二名,第二届更是夺金,“一炮打响,急诊走在全疆前列,给人深刻印象”。
规范流程 改变粗犷看片模式
与余涛并肩援疆的,还有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放射科主任李国照。
在李国照的微信朋友圈中,翔实记载了“八十一回”的“喀什回放”,感性而幽默,这是他在新疆一年半的足迹。作为广东省卫计委第七批援疆医疗队队员之一,他也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援疆时间最长的医生。
“机器这么好,但照出来的图怎么是这样?”放射科拍的CT、MR等图像本该为全院各科室提供诊断依据,但李国照翻阅了一遍喀地一院历史图像,有点失落,“为了求快,原本可以1毫米为单位进行扫描,但他们却要8毫米、10毫米,没有统一标准,分辨率大打折扣。”
诊断变得无所适从。“比如肝里有东西,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恶性还是良性。”李国照说,久而久之影像做一套,临床科室的诊断却是另一套“不信任,相当于没做”。
李国照试图改变。他依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规范操作流程,给科室定标准。一开始,医护人员很抵触,因为医生要多看片子,护士要多打针,工作量都加大了。
但久而久之,效果显现了。“其他科室的人觉得报告的质量上去了,再翻看以前的片子,自己都看不下去。”喀什一院CT室主治医师周仁冰感慨。李国照也不定期到喀什的12个县讲课,改变了以前粗犷的看片模式。
2014年,喀什一院整年只做了200多例冠状动脉CT检查。2016年,这一数据升到6000多例,刨开体检,也有近3000例,增长了十几倍。同事亲切称呼李国照为“照哥”。“他不摆架子,人缘很好。”喀地一院C
T室医师玛依迪丽·尼加提说。在同事的陪伴下,李国照也在业余时间踏遍喀什大地。“一个人,一年半,换回一个可以互相吐槽的团队,梦中也会笑醒。”朋友圈里,李国照慨叹。
远程援疆 用业余时间“传经”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卢淮武2015年10月到喀什,也“手把手”带教,规范了“开腹广泛全子宫切除术+盆腔淋巴结切除术”,并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开展了重度子宫内膜异位症腹腔镜手术等多种高难度手术,多次到县级医院进行会诊,指导腹腔镜手术和宫颈癌手术,更新了微创手术的新理念,腹腔镜宫颈癌根治术获喀地一院科学进步一等奖。
此外,该院康复医学科主任医师伍少玲、胃肠外科副主任医师周军、副主任护师潘丽芬、妇产科主治医师郑澄宇、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张丙忠等人,也先后赴疆,为当地医生和患者带去福音。
援疆并不会随着医生的离开而结束。2016年,阿布都克尤木到了广州,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进修了整整一年,接待他的,就是曾经的主任余涛。抵广州伊始,余涛就为他进行了职业规划。
再回新疆,阿布都克尤木说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以前我认为医生能治病就好了,到广州才发现,原来医生不只是治病,还要做科研。”现在,他带领着喀地一院急诊科从学习教科书转变为学习指南、文献。
2015年底,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实现了与喀地一院的远程医疗对接,身在广州,通过远程医疗平台就能指导5000公里开外的医生。
余涛至今仍在喀地一院急诊科的微信群里,当新的指南出来后,他不忘往群里发一份,碰到业务难题,他会统一作答。援疆刚结束时,李晓莉几乎每周都要打余涛的电话进行咨询。李国照也时不时会收到各种片子,他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继续“传经”。现在,李国照每年都要去喀什两三趟,每次去都引来一阵“轰动”,科室甚至打出“热烈欢迎李国照主任回归第二家乡喀什”的横幅到机场迎接。
接力援疆 走“科技援疆”路
今年,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科研科副科长赵新保接力援疆,一切朝着“科技援疆”的路子改变。
想从“临床医院”转为“临床科研型医院”,喀地一院仍有太多短板要补。赵新保首先开了一个“口子”。他发现,喀地一院的图书馆几乎是零,大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图书,多年没有更新,网络数据库只有万方中文数据库。一个想法由此萌生:通过本院扶持,成立图书馆在内的信息交流平台,在向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和党委书记王景峰汇报时,他们表示全力支持。最终,在赵新保的努力沟通下,在广东省科技厅的政策帮扶下,在广东省科技厅情报研究所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喀什—广东科技信息创新中心。
今年8月4日,在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校长罗俊带领下,宋尔卫、王景峰携医院的10多位科研骨干,前往喀什,参加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喀什科技活动周活动。由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捐赠的价值30万元的图书,被放在门诊大楼11层,随时借阅,文献查阅也近在咫尺。科研平台建设、科研管理制度、论文管理制度、院内课题申请基金制度……一项项制度在赵新保的帮助下开始落定。
科技援疆,并非一个口号,而是变成一本本图书、一个个网络端口、数据库、一项项制度。
2012年,喀地一院才申请到第一个省级科研项目,2017年就成功获批省级以上课题24项,其中国家自然基金2项,实现国家基金零的突破,“以前课题主要是广东援疆专家指导,现在基本上都是喀地一院的医生自己写的。”赵新保说。
在科技活动周上,喀什还迎来了一个外国专家。在宋尔卫的邀请下,英国卡迪夫大学教授姜文国也首次踏足喀什,他在肿瘤领域有杰出贡献。姜文国发现,这里的人群乳腺癌发病有其特征,这或许跟民族、饮食习惯等密切相关,“希望通过卡迪夫大学和中山大学的合作平台,搭建喀什合作站,建立乳腺中心并做研究,为新疆做点事情。”
今年8月4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急诊科、妇科、产科、超声科与喀地一院的对应科室签订了专科建设协议书,以科室为单位签订协议进行帮扶,这还是首次。援疆工作仍在进行中。
原文链接:

“行动派”余涛立马组织集中培训,将急诊技术和规范流程传授给当地医生,让他们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快速成长……


稿件来源:南方都市报2017-10-11第A10版 | 作者:记者 阳广霞 通讯员 欧阳霞
林伟吟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7-10-11 | 阅读次数:

广东和西藏、新疆相隔千里,医疗是连接彼此的桥梁之一。近日,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说,5年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先后派出38名专家,将医疗软件硬件等资源从广东带往西藏、新疆地区,以“科室结对子,医生交朋友”的“院包科”模式,使当地医疗迎来“加速度”发展。据悉,医院还将筹备建设广东首个高原医学研究中心,更精准地提升当地医疗水平。

一阵清脆的啼哭声划破长空。温室里,一对双胞胎女婴正在哇哇大哭。这是她们来到世界的第一天。在暖箱里,她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感知世界,时而紧皱眉头,时而舞足蹬腿。
5月26日11时许,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援藏医疗队在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上演了一场“生死营救”。为了拯救腹中胎儿,他们在高海拔缺氧条件下,顺利完成了当地第一台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这也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
胎儿发育受限孕妇情况紧急
5月21日傍晚时分,在日喀则市仲巴县卫生服务站,产妇嘎玛卓玛神情慌张,似乎被麻烦事缠住了。在嘎玛卓玛眼前,站的是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援藏医疗队的付帅。两天前,付帅和肝胆外科肖治宇副教授、急诊科朱颉医生一起抵达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这里地处西南边陲、喜马拉雅山北麓,又称“野牛之地”,海拔平均5000米,氧含量低。自抵达以来,头晕、头痛、呼吸困难等一直折磨着援藏医生们。
嘎玛卓玛告诉付帅,她孕情不稳定,乡里医生建议她到上级医疗机构转诊。为保住腹中胎儿,嘎玛卓玛跋涉300公里,花费6小时,才抵达现场医院。
在稳定情绪后,付帅对嘎玛卓玛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显示,嘎玛卓玛不但严重营养不良,而且腹中胎儿发育受限。据多年的行医经验,付帅判断嘎玛卓玛怀的是双胞胎。若不停止妊娠,她将有可能发生严重并发症,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在了解嘎玛卓玛情况后,付帅做了个大胆决定,实施早产剖宫产手术。
双胞胎姐妹状况良好
5月26日9时许,嘎玛卓玛就被推入手术室。付帅亲自操刀早产胎剖宫产手术;朱颉负责麻醉和新生儿的辅助抢救。此前,为了拯救孩子,医生已提前准备了抢救的相关物品,调试抢救器械,并协调卫生服务中心各科室完成一系列充分的术前准备。
手术历经一个多小时,付帅和医生们才顺利完成仲巴县首例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当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手术室里的医护人员都松了一口气。付帅介绍,目前这对双胞胎姐妹状况良好。
作为一名援藏妇产科医生,付帅自抵达便开始完善当地妇产科指南和规章制度,接下来,他们将教会当地医生掌握产科常见妊娠合并症的治疗,以及处理异常分娩状况。2015年以来,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精准帮扶下,仲巴县卫生服务中心的技术水平也有较大提升。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说,该院援藏医疗队将在接下来的帮扶工作中继续精准帮扶,让藏族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原文链接:

金沙6166官网登录 2

付帅的不少同事都有着不同的援藏援疆记忆。刘丹援藏时正值林芝市人民医院“创三甲”的关键时期,她为医院开展了11项与内分泌学科有关的新技术,填补了许多空白;李勇将一个连核磁共振都没有的放射科提升到位于当地绝对领先水平;许可慰在新疆喀什帮助了多名年幼的患儿取出了肾结石,解开了当地多少父母的心结……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2018-06-01第A08版 | 作者:记者/黄锦辉 曹斯
通讯员/刘文琴 林伟吟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8-06-01 | 阅读次数:


广东医生“造血”来了

金沙6166官网登录 2

【南方都市报】9名广州医生5年来先后赴喀什医疗援疆:重建科室再造流程“科技援疆”赠文献

他们还建了业务微信群。国内国际一旦有了新的诊治指南,余涛便往群里发一份;大家碰到业务难题,余涛会一一作答……哪怕是援疆结束,余涛的心始终牵挂喀地一院。

时值医院科研科副科长赵新保在援疆时期,建立了喀什—广东科技信息创新中心,让当地医生能随时查阅最新文献,为喀地一院的发展又助力不少。

“场地、人员缺乏,医疗水平较低……这就像一张白纸。”余涛说,来之前就知道困难,也没想到这么困难——对当时喀地一院而言,急诊只是中转站,
并不具备紧急处理病人的能力,病人送来后马上分诊。

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年轻医生学会了气管插管术和除颤仪使用技术;喀地一院妇产科医生学会了胎儿畸形的早期诊断,大大降低了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在西藏林芝市人民医院,内分泌科护士次仁拉姆在广东医生的指导下学会了诊治糖尿病和营养宣传,并对患者进行随访管理,这样一来,当地群众的健康观念也渐渐转变……

这场“生死营救”发生在今年5月。怀着双胞胎的妈妈嘎玛卓玛踏进仲巴县卫生服务中心时满脸焦灼。援藏医生付帅诊查后判断认为卓玛极有可能怀的是同卵双胎,妊娠期间并发症会相对增多,若稍有不慎,妈妈和宝宝的生命安全均存在风险。

不过,“身经百战”的付帅心里有底。他沉着冷静,带领着当地的医生顺利完成仲巴县首例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这也可能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

胎盘早剥术成功后,付帅医生手抱新生儿与产妇在病房合影留念。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通讯员 刘文琴 摄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刘超透露,医院的援藏援疆工作还将不断往纵深推进。如今,该院正筹备建立广东首个高原医学研究中心,探索当地疾病谱,深究发病原因,解读当地居民的健康“密码”,更有针对性地提升当地医疗水平。

5年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先后派出38名专家援藏援疆,实现了许多“零”的突破,更好地服务了当地百姓。

日前,西藏林芝市人民医院成功“创三甲”,正式挂牌,援藏医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刘丹欣喜溢于言表:“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上了一个台阶,我们的努力有了回报,能为当地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了!”

“曼巴”在藏语里是“医生”的意思。西藏至今流传着广东好“曼巴”的故事。比如在西藏日喀则市仲巴县,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便多亏了来自广东的“白大褂”。

千里之外的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余涛看着该院急诊科从零开始发展至当地闻名医院,感慨万千。他是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援疆医生,“喀什记忆”对他而言是医者情怀与职业责任的重要注脚。

“我们采取团队带团队、专家带骨干等办法,希望在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书记王景峰说。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曹斯 黄锦辉 通讯员 林伟吟 欧阳霞

广东医生是好“曼巴”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 ,放射科的沈君在培养人才方面也很有一套。他发现喀地一院医生重临床、轻科研,这于科室发展不利,便在做思想工作的同时,选派骨干医生到广州学习,以3个月为期,从不间断。

编辑: 何柏梅

广东医生不仅“输血”,也在“造血”。

在广州学习了一段时间,年轻人田序伟说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他们带着新鲜的理念回到家乡,为科室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如今,喀地一院放射科的医生开始每周分享国际前沿的研究趋势,讨论疑难的案例。视野更开阔了,临床水平自然大大提升。

金沙6166官网登录 ,急诊医生余涛就是一名“造血者”。4年前刚到喀什时,他看到值班房、诊室、抢救室,都在一间50平方米的小屋子内,着实感到震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