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形成持续和升华东汉水墨工笔山水画的关键难题,万芾在花鸟画学习上也是从守旧入手的

万芾先是吸取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构成主义,在画面上,她拆散了传统花鸟画的折枝架式,营造了一个带有一定秩序的花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花卉被重新组合,构成一组组具有相对独立,又相互之间有关联的群体,花草舒展着柔美的姿态,小鸟们栖息在犹如童话般的世界里,没有天敌,没有烦恼,有的只是爱。从万芾的创造的这个花鸟世界里,每个人都会感受到安宁、平和。创作观念的转变,又为万芾在色彩上的运用拓展了自由发挥的空间,画面的色调、各种花卉的颜色,都随着创作的需要而改变。万芾在这一时期的花鸟画中所表现的已不是传统绘画中的文人情怀,也不是对大自然美景的真实描绘,而是意在透露画家心中的美好情感和愿望。在这种似真实又非真实,似虚幻又非虚幻的画面中,洋溢着画家的理想主义精神。万芾说她的花鸟画是从乐观的角度来构思和创作的。她的作品以优美的形象和浪漫的情调印证了她的创作思想。万芾在这一阶段对花鸟画的变革中,侧重于作品图式的改变,并没有涉及到绘画的表现手法,因此保持了传统审美的欣赏路径。

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在老子眼里,欣赏千彩缤纷的色彩不是美丽动人的精神享受,而是一种灾难。在这样斑澜色彩的刺激下,只能带来目盲的悲剧。这正是庄子所说:五色乱目,使目不明。因此他提出散五彩,胶离朱之目去追求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这种朴素实质上就是一种淡雅、素静之色了。显然,墨色正是老庄观念中最理想的色彩了。这与禅学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精神是如此相似。

笔墨是中国画花鸟画之宗,倘若没有笔墨这个元素,也就失去中国画的特色,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家运用渲染、平涂、勾、点、丝、多种手法,发挥笔墨特色,恰如其分的表现对象,达到形神兼备、幽情野逸的境界,但其笔法仍是徐黄两家体格,仍是沿袭宋代工笔重彩花鸟画那一套,无法形成独立的表现形式,这就成为继承和发展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关键问题。笔墨当随时代几千年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也是中国画笔墨创造、演变、成熟、发展的过程,所以我们不能为陈法所囿。

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万芾的花鸟画作品在98上海百家艺术精品展和海平线98绘画、雕塑联展两个重要的市级美术展览中亮相,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其实那时候她在工笔花鸟画上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了,她的花鸟画作品以鲜艳、丰富的色彩和花鸟在大自然中的现场感逾越了传统花鸟画的一些规矩和格局,令人耳目一新。

水墨画是最能深刻揭示中国传统美学精神的画种,由文人画鼻祖王维创立以来,就成为中国画领域最富表现力的艺术形式。因而,笔墨这两字悄悄地成了中国画的代名词。色彩画让位给水墨画,青绿山水画让位给浅绛山水画。著名大画家的名声更多得益于他们的水墨画。北宋三大家、南宋四家都是以墨为主、以色为辅的;元四家全是水墨画大画家;吴门画派、新安画派、浙派、扬州画派、清代四僧,都是以水墨这种形式确立其地位。这足见水墨艺术形式生命力和历史地位,这对于献身于现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画家是极大的鞭策。

中国花鸟画从唐代中期独立成科,到了五代徐黄二体的确立,以及两宋赵佶、崔白、林椿、李迪的变革,使工笔花鸟画在细节真实描写与诗情画意的追求上,达到新的高度,折射出对于自然景物的单纯抒情与挚爱,使宋代绚烂的工笔重彩花鸟画达到顶峰。但这三个演变过程都没有跳出具象的范畴。从宋代五彩纷呈的重彩,演变成元代水墨淋漓的墨色,它更能充分发挥笔墨的创造力,更有个性的发展墨彩的枯、湿、浓、淡的特征,并通过墨法的积、破、泼、冲,达到意外奇异的变化,这些或明、或暗、或干、或湿、浓淡交错的墨色美,运笔的力度美、动感美、韵律美,创造出一个神清诱人独立的艺术世界。正像石涛所说:墨团团里黑团团,黑墨丛中天地宽。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由单纯的墨色代替了五彩,这不仅是技术形式上的变革,而且其中蕴含着艺术表现的质的变化。

与大多数花鸟画家一样,万芾在花鸟画学习上也是从传统入手的。两宋时期的院体花鸟画以严谨的构图、生动的形态、富丽的色彩、娴熟的技法一直是工笔花鸟画学习者的范本。万芾在进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中国画专业学习时接触了宋代工笔花鸟画,后又触及南宋院体画家李迪、明代院体画家吕纪等名家,通过临摹与研习,写生与创作,授课与编写教材,她对于传统花鸟画的理解和掌握显然要比一般画工笔花鸟的人技胜一筹。万芾后来又到中国美术学院装潢设计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学习,先后完成大学专科、本科学业。这些学习经历在她以后屡屡的艺术创新中都起着积极而卓有成效的作用。

墨锭从本身的性质来看,不但是黑色,其中尚有许多微妙的色彩倾向。好的墨锭所磨出来的黑色是那样的晶莹、透彻、光亮,但它又含蓄、内蕴。墨分五色,墨有六彩,历代画家通过艺术实践,创造出许多墨法,使墨色变化更为丰富。如破墨法、蘸墨法、泼墨法、宿墨法、焦墨法。破墨关键在于一个破字,通过破,即打破许多单调画面,形成多变的情调,求得作品气韵之生动:蘸墨法十分神奇,只要一笔画过去,阴阳向背,立体、平面都是那样的协调,描绘的物象都是那样逼真。齐白石先生的虾的画法,足可证明这种墨法的精妙。黄宾虹先生善用宿墨法,他的作品是那样古朴而华滋。此外,还有墨色淋漓的泼墨法,墨色浑厚的积墨法和极具精神的焦墨法。这些墨法通过墨色的浓、淡、干、湿的变化,抒写出数以千计的传世佳作,使墨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中国文人画的产生与发展。摒弃了谢赫六法论中应物象形和随类赋彩的理论,使文人画走上更高的艺术层次,实践证明,艺术发展要尽可能摒除因袭的形式语言、理性地创造性地用新的富有个性语言去表达自己的感受,拓展花鸟画形式和审美,创造既能表现现代生活面貌和现代情感,又不失于东方式审美习惯的水墨工笔花鸟画,使中华民族优秀遗产得以继承和发展,放射出更加灿烂的光辉。

近日,我去万芾家看她新创作的一批花鸟画,一跨进门,只见画桌上摊着的,墙壁上挂着的,墙根边靠着的,还有在画板上裱着的,都是她最近画的作品。其数量之多令我吃惊,而更令我惊讶的是,所有的花鸟画全是纯水墨的。我无意中瞥见窗外沐浴在阳光下的秋叶,想起万芾的花鸟画曾经拥有的斑斓色彩,不禁为万芾跨出的这一步叫好。倒不是在否定她以前的工笔重彩花鸟画,而是为她能够不依恋过去的成就,朝着新的艺术目标毅然前行的勇气叫好。这是一批完全浸润在黑、白、灰水墨世界里的花鸟画。万芾把她的工笔花鸟从五彩缤纷中拉到了纯粹的水墨里。这一步看似走得突然,其实又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当象征城市的抽象图形出现之后,当笔下的花鸟脱离了大自然的怀抱之际,画家的艺术表现便解脱了受现实的束缚,从而到达介乎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自由境地,水墨形式也许是表现这种境界最为合适的一种选择。为了避免象征城市的几何图形出现的硬边化和平板化,画家借用了传统的点墨法,集点成面,使得这些大小不一、横竖各异的矩形块面泛起粼粼波光,犹如建筑物的水中倒影,闪烁着城市的光影。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万芾笔下的小鸟却始终保留着传统的工笔技法,勾勒,渲染,平罩,丝毛,一步不缺,小鸟俨然成了传统的守卫者。在这些小鸟的图像上,忠实地保持着传统绘画的痕迹,显现着现实生活的真实,这应该说是万芾的有意为之。因为小鸟们见证了画家在艺术上的起步,指出了画家创作灵感的来源。而为了让工笔花鸟与水墨抽象的城市图形和谐地相处,万芾又对生宣作了熟化处理,使得两者的融合浑然一体。在这批花鸟画新作中,万芾表达了她对于现代城市建设的一个观点:即有水的、鸟语花香的生态环境,才是理想的宜居城市。

摘要刊载于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家通讯》1997年第二期

早在85美术新潮过后,我在对中国花鸟画历史发展的回顾中,得出如下结论:意笔花鸟画是从水墨开始,走向以浓艳色彩与水墨相结合的新的彩墨意笔花鸟画。不管陈淳-徐渭-朱耷的纯水墨意笔花鸟画,还是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的浓艳色彩意笔彩色花鸟画,都已达到极致的境地,都是难以超越的艺术高峰。工笔花鸟画从五彩缤纷的色彩开始,发展到元代的水墨工笔花鸟画。宋代的工笔重彩花鸟画在艺术上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元代的墨花墨禽由于发展时间短,又缺少独立表现手法尚有许多薄弱环节,有待进一步完善。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完的艺术道路,值得当代画家去研究、探索。于是我二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艺术探索和实践。

2012年11月于上海雅仕轩

太极图是中国哲学和传统美学象征的图形,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东方古典文化最简洁的形象象征。整个图形仅由黑白两色组成,即在圆内以一条S线穿过圆心,均分为两个空间。S形对称的凹处各有一个小圆。大圆内的两个小圆形状上完全相同,只是一黑一白。色彩相反,被称为阴阳鱼。太极图的两个空间选用了黑与白两个色配置,显得十分和谐,但它提示了两个哲学与美学概念。由于黑与白相配合,色彩上对比强烈却又感到自然和谐,它就成了对立统一两点论哲学思想的特征。另外,一阴一阳即为道又体现出变幻莫测道家思想。

将新技法融入水墨工笔花鸟画中来,使画面产生与当代背景血肉相连的崭新艺术形式,但是,这些新技法与传统技法创作目的是一致的。新的技法是注重画面的肌理效果,传统的中国画的技法也讲究肌理的表现,如解索皴、披麻皴、大斧劈皴、小斧劈皴、折带皴等技法的形成,也是为表现山石土坡肌理而创造,为此新的技法产生是传统技法发展的必然,它给中国画领域输入不少新鲜血液,使中国画更显出勃勃生机。但是,对于新技法的应用,要根据所表现对象的质感与形态进行选用,决不能照搬照套,不能为肌理而肌理,或者笔墨不够肌理凑。应该使新技法成为中国画笔墨艺术的新层面,以增强艺术表现力和艺术个性。

不过,万芾在那时候就感到,传统虽好,但是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毕竟相隔太远了。现代人身处的城市环境、时尚的审美趣味、面临的生态困境,以及多元的艺术影响,都使得今天的艺术创作不得不考虑现代人的精神需要,创作出顺应于现时代社会生活的绘画作品。于是在新世纪里,万芾带着她的花鸟画开启了一个新的里程,向着现代迁徙。

墨色与五彩色相对比,其高明之处在于不但变化丰富,更关键在于和谐,即使墨法变化十分强烈,但仍然是统一在和谐的黑、白、灰调子里。这些黑白灰调子通过墨法精熟,在宣纸上产生出千变万化的艺术效果,这比五色之间所构成的关系更为统一和谐。这就是中国画笔墨能以单调色彩胜过其它色彩的统一和谐的效果。

写意性是中国画艺术的精神,也是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创新的关键。花鸟画的意境是传达画家的情感,反映那个时代人的情思、趣味和审美理想。在当代花鸟画创作的领域里,画家情感与古代画家的情感产生根本的变化,因为当代自然美和社会美都为我们提供了创造新的意境的现实基础。著名美学家、美术理论家王朝闻先生在《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展作品集》前言中写道:荷花、梅花在许多作品里成为带普遍性的题材,这些题材的寓意和传统的审美观念是一致的。但不完全是洁身自好的君子的人格象征,更着重表现了与时代精神合拍的坚贞精神即使是前人称为有富贵气的牡丹,在许多新作品里以其生动的自然美,成为自尊、自爱、自重的人格象征。现代社会生活给画家提供无数创作素材,关键是画家需用现代人审美情绪,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创作能力,在自然界中,在生活里,去寻找,去发现所蕴藏的美,去领悟这些自然美的含义,以自己艺术修养和传达能力进行艺术创作。画家只有对自然有独特的和由衷的感受,才有可能别出心裁的给花鸟传神,去表现画家的独创性,才会赋予花鸟画一种崭新的意境。

今天,万芾的花鸟画从传统迁徙到了现代,从大自然迁徙到了城市,从彩色世界迁徙到了水墨天地。我相信万芾不会就此止步,她还会继续前行。这就是有着大志向的小个子女画家、女教授万芾的个性。

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代表画家和代表作是王渊和他的《花竹集禽图》、陈琳和他的《溪凫图》,张守中和他的《芙蓉鸳鸯图》等。这些画家都是师承五代的黄筌、徐熙的工笔色彩技法。后来,在文人水墨画的思想影响下,他们改用水墨来描绘工笔花鸟画。他们这些作品,先是用笔勾线,后以墨进行清染,并用点、丝、皴、破等技法,通过浓淡不同墨色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不同形象的体态和质感,是一幅幅形神兼备的水墨工笔花鸟画传世佳作。

宋代工笔重彩花鸟画是由客观花鸟物像的物理、物性、物情、物态表现了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是通过具象来表达的。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表现的是东方艺术特有的美学思想。那种清闲文静、洒脱淡雅的情调,蕴含在淡然墨像之中,生动体现出士大夫文人所追求的自然素净,不雕饰造作而超然脱俗的美学追求。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以墨代色,在工笔里加进意笔成分,加强画家的主观意识,使工笔花鸟画从写境开始步入造境的艺术层次,显示了更高的现实性,这是中国工笔花鸟画本质上的大变革。然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始终无法摆脱写实这个范畴,无法像文人画那样,更多追求形式上的写意性。

接着,万芾的艺术探索又深入一步。这一步是把花鸟的形态减弱到最简练的境地,色彩变得更为单纯,画面变得更为空灵,意境由宁静转为纯净。与此同时,在花鸟的背景上开始隐隐约约地显出抽象的几何图形,虚幻空间的作用有所增强。综观这一时期的花鸟画,基本上脱离了与传统的联系,花鸟的象征意义、比兴的传达含义亦被完全消解,代之而起的是突出表现了现代人的心灵感受和精神体悟。在《市影》、《市曦》、《市暮》等画中,城市的象征性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中国水墨画不管是写意水墨画,或是水墨工笔画,其表现形式主要是靠笔墨来完成。笔墨包含有两层意义:首先是中国画艺术造型的工具与材料,其次是中国画的表现形式。

我在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探索与创作中,在表现手法上进行艺术上的创新,意欲让水墨工笔花鸟画兼有工笔写真与水墨韵味两者之长,使其融入现代文化意味,因而加入了意笔花鸟画技法,同时结合新技法的开拓与融合,使作品产生崭新的美学特征。我成功地进行了撞水法与冲水法的尝试。在绘制过程中,先以写意笔法进行水墨的勾勒,发挥水墨线条的浓、淡、干、湿的特性,再用冲水法与撞水法,使水墨线条在保持一定力度和美感的同时,产生某种变化,呈现出一种斑斑驳驳,犹如画像石、画像砖拓片那样的拙朴气质,使画面产生出富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的雏形,再用勾勒渲染等工笔花鸟画技法描绘花卉、禽鸟,使工笔画严谨规矩与水墨画的写意精神柔合,并在画面空间与环境氛围中,应用泼墨、撞水等大写意手法处理,使画面产生淋漓尽致,又变幻莫测的偶然效果,形成别具一格,古拙、苍茫,既有古意、又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

水墨工笔画与意笔画相比,工笔画具有更大的包容性。从历代绘画发展过程可以清楚看到,工笔画最善于吸收宫廷、民间、装饰美术、实用美术、工艺美术、雕刻、建筑以及世界上各种绘画形式的艺术精华,以完善、丰富和发展自身的艺术内涵。如极富表现力的敦煌壁画,在造型、色彩和构图形式上,融进了许多西域的艺术养分,使这座艺术宝库更加金碧辉煌。明清之际,一些欧洲耶稣会的传教士来到中国,也带来西方绘画艺术,外来绘画开始直接对中国传统绘画进行影响和渗透。这种渗透就是表现在写实的工笔画风上。在振兴当代中国画坛上,演出一幕幕创新喜剧:在数以万计的美术展览会上,展出一张张使人叹服的杰作:翻阅那密密麻麻的报刊、画册,一幅幅传世精品画作映入眼帘在这些新作中,工笔画所占的比重是最大的。这些事实进一步证明,西方现代思潮冲击着中国绘画领域,工笔画又一次显示出适应性、可融性,能融入中西方新的构成因素、融合现代精神。不管是写实的工笔画,或是以抽象意味的工笔图,画家们都能运腕自如,别开生面。

花鸟画的意境是传达画家的情感,反映那个时代人们的情思、趣味和审美理想。在当代花鸟画创作领域里,画家的情感已经与古代画家的情感产生根本的变化,因为当代的自然美和社会美都为我们提供了创造新的意境的现实基础。著名美学家、美术理论家王朝闻先生在《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展览作品集》前言中写道:荷花、梅花在许多作品里成为带有普遍性的题材,这些题材的寓意和传统的审美观念是一致的。但不完全是洁身自好的君子的人格象征,更着重地表现了与时代精神相合拍的坚贞精神即使是前人称为有富贵气的牡丹,在许多新作品里以其生动的自然美,成为自尊、自爱、自重的人格象征。现代社会生活给画家提供无数创作素材,关键是画家能用现代人审美情趣,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创作能力,在自然界中,在生活里,去寻找、去发现所蕴藏的美,去领悟这些自然美的含义,以自己艺术修养和传达能力进行艺术创作。画家只有对自然体验有独特的和由衷的感受,才有可能别有心裁地给花鸟传神,去表现画家的独创性,才会赋予花鸟画一种崭新的意境。

墨色最能体现中国传统美学精神

唐代大文豪王维在《山水诀》中指出: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因为水墨画的黑白之色能以阴阳交构,塑造出自然的美景,成就师造化之功,为后人所广泛应用。难怪五代的荆浩在《笔法记》中提出:如水晕墨章,兴吾唐代。正因为唐代水墨画家巧妙地用水将墨晕开,使墨色产生出浓淡的无穷变化,具有极强的造型能力,因而,在唐代开始兴盛起来。所以,唐代张彦远在总结色彩应用之后说:是故运墨而五色惧,谓之得意,意在五色,则物象乖矣。

中国水墨工笔花鸟画有着极大的发展潜力,让我们共同努力,使这朵艺术之花更加鲜艳夺目。我相信,六百多年来被冷漠、遗忘的画种,经过我们这一代画家的努力,会在中国美术史上补上这艰难而又辉煌的一笔。

墨色即是黑色,黑色的基调是沉默、幽深、静穆。只要联想到黑夜,幽深的森林、山谷就能给人以变幻莫测之感。一旦将黑色与其它彩色配置在一起,它就成为中性颜色,与任何一种色彩都能调和。当黑色与白色相配合时,色彩感觉就会变得异常强烈,却又十分和谐。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画创作观念也随之发生了许多变化,所表现的对象也在不断更新,因而,画家们已经感到传统技法无法表达自己对新事物的感受。于是他们在探索、寻找更适合于自己创作的手法,以表达自身艺术语言。他们开始对某些技法进行创新,例如撞墨法,将画面上未干的墨块点上清水,使平整墨色产生出变幻莫测的墨象。又如揉纸法,将要绘制的宣纸,根据画面需要而进行整张或局部揉皱,然后铺展开,进行绘制。用这种方法画出来的画面效果麻而皱,可以更真实地表现树干、石块等粗糙物体的质感。在创造新技法过程中,有的还选用新的工具、新的材料进行创作。如胶矾法、加蜡法,这两种方法是利用胶水与矾水能使生宣变为熟纸,以及蜡不易吸墨的特点进行创作,适宜表现雨雪、月夜、浪涛等对象。又如压印法为了使所要描绘的物象更逼真,更自然,可利用某些自然现象,如树叶、树皮、胶合板等有明显纹理的物体,在纹理上涂颜色或墨水后,将宣纸铺在上面压印,构成图案和线条,最后渲染绘制。

中国绘画在唐以前是金碧辉煌、五彩缤纷的。自唐末水墨画出现,到了元代,这些色彩绘画为什么很快被水墨画全部占领,而且经历一干多年而不衰,其原因除了中国绘画美学思想的指导外,主要是笔、墨与宣纸这几种特殊的、独一无二的绘画工具和材料,以及水墨画的笔墨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所决定。

墨色能创造出丰富的视觉形象,又能与现实生活拉开距离,它的视觉就是靠画家主观意识进行塑造的;它就不是写外物之形,而是写内心之意,即描绘画家内心的意象。正因为这个意象使人们感到水墨画是那样玄妙高深,韵致幽远,极富意境。因而,适合于画家表达自己内心的深层感情,所以长期以来被文人士大夫画家所推崇,成为他们借物缘情抒发胸中逸气和聊以自娱的艺术形式。

经过历代画家的创造,中国水墨画里的笔墨形式十分丰富。首先,正、侧、顺、逆、卧、拖、泼、扫、点、提、战、顿、转、擦、疾、缓等等,这些笔法的运用,能创造出变幻莫测的动态,如古代创造的人物衣纹就有十八种指法、这十八种描法,后来又被花鸟画等其它画种所借鉴。中国画山水的笔法最为丰富,其中有画山石的皱法、画树枝的树法、画树叶的点法、夹叶注和尖叶法。从花鸟画各种画法来分,那就更多了,画竹有画干法、出梢法、画叶法;画叶法中又分为:个字叶、介字叶、分字叶、女字叶等等。此外还有丛竹法、丛柳法、行云法、流水法、翎毛法、嘴爪法、点睛法总共有一百多种技法。然而,每个画家在运用这些技法时,由于他们素质、修养、爱好的不同,所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就有差异。例如,任伯年的线条流畅、飘逸;吴昌硕的线条浑厚多变;潘天寿的线条挺拔、刚毅等等,他们的作品呈现出各自艺术面貌。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和感情状态下,所抒写出来的画作也是不同的。所以,中国画笔法的丰富性就不言而喻了。

将新技法糅入水墨工笔花鸟画中来,使画面产生与当代背景血肉相连的崭新艺术形式。但是,这些新技法与传统技法的创作目的是一致的。新的技法是注重画肌理效果,而传统中国画技法也讲究肌理的表现,如解索皱、披麻皱、大斧劈、小斧劈、折带皱等技法的形成,也是为表现山石土坡肌理而创造。为此,新技法的产生是传统技法发展的必然,它给中国画领域输入不少新鲜血液,使中国画更显出勃勃生机。但是,对于新技法的应用,要根据所表现对象质感与形态进行选用,决不能照搬照套,不能为肌理而肌理,或者笔墨不够肌理凑。应该使新技法成为中国画笔墨艺术的新层面,以增强画面表现力和艺术个性。

水墨工笔花鸟画有极大的发展潜力

我在创作现代水墨工笔花鸟画中,曾经成功地进行冲水法的尝试。冲水法,即在画面上的墨线或墨块未干时,用清水冲洗,便墨块中或墨线上未干的墨水被洗净,使线与块的边缘留下不规则的边缘线,让画面获得一种斑斑驳驳,犹如画像石、画像砖拓片那样的拙朴气质。使画面产生出富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雏形,再用勾勒渲染等工笔画技法描绘花卉、禽鸟,使工笔画严谨规矩与水墨画的写意精神糅合,形成别具一格,既有古意,又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

从唐代五彩缤纷的色彩工笔花鸟画,演变到元代的水墨工笔花鸟画,这不仅是技术形式上的变革,而且蕴涵着艺术表现的本质变化。宋代色彩工笔花鸟画是由客观花鸟物象的物理、物性、物情、物态来表现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是通过具象来表达。它在对花鸟的细节真实描写与诗情画意的追求上达到了新的高峰,折射出对自然景物的单纯抒情与挚爱,使绚烂的色彩工笔花鸟画达到了高峰。然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具有特定审美观念,代表了东方艺术所特有的一种美学思想。那种清闲文静、洒脱淡雅的情调,沉淡然景象之中,生动体现出士大夫文人所追求的自然素静、不假雕饰、超凡脱俗的美学追求。这种以墨代色,将工笔加进意笔成分,加强画家的主观意识,使工笔花鸟画从写境开始步入造境的艺术层次,这是中国工笔花鸟画本质的大变革。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种变革没有能够深入进行下去,以致水墨工笔花鸟画在元代就消失在萌芽之中。这是前辈大师们留下的一座唯一没能被征服的山头,有待我们去探索、去攀登。

水墨画是独树一帜、极富表现力的艺术形式

中国画的造型工具与材料系人们所指文房四宝。中国画所用毛笔是兽毛制作成圆锥形体积,这个既软又长的笔毫,有别于西洋油画笔、水彩笔、铅笔等形状和性能,而且它更富于变化,能像魔术师一样,创造出无限神奇的视觉形象。世界上所有画种的工具中,它是最有表现力的一种。中国画的墨不能与西洋绘画黑的颜色等同,因为它有极其高深的学问和艺术效果。特别是中国书画材料的宣纸,堪称独一无二。由于宣纸有强烈的渗化作用,丰富的中国书画笔法和墨法都能在宣纸上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因此,在中国画论中对于重墨轻色做了这样的记载,墨韵既足,设色可,不设色亦可,辅色之不可夺墨,犹宾之不可夺主,补笔墨之不足,显墨彩之精神。足见笔墨的重要性。所以说,中国画笔墨形式的表现力之丰富是世界上任何其它画种所无法比拟的。

《中国花鸟画》杂志1997年第三期

一千多年来,历代水墨画家在继承和发展水墨画的过程中,创造出许多表现手法,给现代水墨工笔花鸟画提供可借鉴的艺术形式。然而,许多传统创作手法尚未发展到尽头,还有许多可填补的空间。比如用水法,这是传统水墨画中的薄弱环节。实际上中国画对水的应用的重要性不低于笔、墨、纸、砚文房四宝的运用。这种方法到了近代蒲华才开始受到重视。而运水法能有大发展就是靠当代画家的探索与实践了。

因而,黑白相间的水墨画最能体现中国含蓄玄妙的传统美学思想。

该文全文刊载于:《艺术探索》杂志总第59期

在历代中国绘画品类中,有工笔重彩、工笔谈彩、大写意、小写意、没骨、兼工带写、勾花点叶、白描、墨花墨禽等记载,却没有见到有水墨工笔花鸟画的提法。如今书画界的理论家,更加简要地将中国画分成两大类:一则工笔曲,另则将写意画改为水墨。他们认为写意一词应改为水墨方合适,因为工笔为一种笔法,写意是一种审美取向,把两者对称起码是不工整的。因而将水墨笔法划归写意画了。这种分门别类意味着工笔画只有色彩画一类,写意画仅是水墨。其实从中图绘画史来看,写意画起于水墨,到了清末则发展为用浓艳色彩抒写的写意花鸟画。而且这两个画种前后经历一千余年的发展,它们的艺术都已经达到极致的境地。工笔花鸟画起源于色彩,发展到了元代,出现水墨工笔花鸟画,这是客观存在的,是中国花鸟画从工笔色彩画向意笔水墨画艺术变革中所出现的,而且还是元代画坛曾经兴盛一时的画种。

道家哲学思想对中国传统美学影响是最深刻的,其最高境界是道。老子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要是能够说清楚就不是真正的道,名要是能够说清楚,也就不是真正的名,道具有有和无的两个属性,是看不到、摸不着,但又是客观存在的东西。因此,魏晋时期把道家思想称为玄学。如果将色彩画与水墨画同玄学联系起来看,就会发现,黑色绘画最能体现玄学的精神。因为现实生活中,所存在的景物都是有色彩的,色彩画是客观现象的反映。然而黑的景物在现实生话中是不存在的。因而,黑白形式的画是画家主观意识的创造,它使人们产生虚幻、非现实,又有深奥莫测之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